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问题视点 : 信息内容
     问题视点 >>更多
创立妇女儿童保护中心? 提高维权工作的可及性
作者:匿名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法律咨询服务中心

   西双版纳州共有妇女39万人,儿童约29万人,约占全州总人数的80%以上。由于我州地处边疆,与缅甸、老挝接壤,民间交往缜密,拐卖妇女儿童问题时有发生。另外,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给边疆少数民族的文化、生活、生产方式带来了多方面的冲击,一些社会问题进一步凸现出来,妇女儿童权益受侵害的问题也日益增多。
   为有效地维护好妇女儿童合法权益,1997年3月在州司法局、妇联及热心妇女儿童维权工作人士的共同努力下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法律咨询服务中心”。该中心植根于多元民族文化的环境,针对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妇女儿童的权益问题,以心理、法律、健康、社区支持为一体的综合服务模式开展工作,强调补救、预防、发展三项工作的结合,尤其注重多元化救助体系的建立和推广。1999年,中心在州民政局正式注册成为独立的公益法人,加入了中国民政部的社会工作协会及全国的民间法律援助网络,并成立了由司法、妇联、教育、民政、公安、卫生等单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拓展了基层妇女儿童反映问题的渠道,拓宽了中心服务的外延。
  中心成立以来,开展了个案援助、社区预防干预、特殊问题的研究以及妇女儿童权利的宣传、倡导工作,提高了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妇女儿童法律援助、法制宣传服务的可及性,得到了边疆广大妇女儿童的认同和肯定,推动了当地妇女儿童法律救助服务体系的变化,成为政府法律援助、法制宣传工作的必要补充。我们的主要做法是:
  
一、以个案援助为基础 促进维权工作的有效开展
  个案援助是中心的基础性和窗口性工作,是中心维权服务的重要方式。中心成立后救助的第一起个案是一个傣族村寨的三姐妹长期遭受继父性暴力侵犯的案子。三姐妹中的大姐15岁就被继父强奸,为让两个妹妹和母亲免遭继父践踏,她默默地忍受五年之久。可继父后来又将魔手伸向她年仅15岁及11岁的两个妹妹。她的继父是个村霸,村里的人都不敢管她家里的事情。而当事人的母亲、爷爷、奶奶也由于法律意识缺乏,竟没有一人控告。中心得知后,毅然决然地与当地妇联深入村寨。在取得强有力的证据后,起草了控告状。最终使女孩的继父落入法网。这个案件的成功,使我们看到了一个妇女儿童法律救助组织存在的真正意义和价值,并进一步坚定了我们的信念,激发了我们的勇气和力量。目前,每年中心承办的个案均在90个左右,涉及家庭暴力、拐卖、儿童的性侵害以及妇女财产保护等诸多方面的内容,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保护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二、以预防干预为重点 增强维权工作的实效性
  在变化剧烈的社会环境中,边疆少数民族妇女儿童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问题。如农村青少年流动中权益被侵害、健康知情权缺乏、跨国拐卖、对儿童的性侵犯、童工保护的缺失等在社区时有发生。近年来,中心在处理一起国际拐卖个案时感到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仅靠个案援助是不够的,还需要实施以妇女儿童权利保护为核心的各类预防干预项目,才能提高妇女儿童防范各种风险和应对危机的能力。这一起国际拐卖个案发生在90年代初期,勐海县有一户傣族人家,女儿在7年前被拐卖到国外,一家人全垮了,女孩的奶奶也因此连死都没合上眼睛。同这个女孩一起被拐的一个同伴从国外逃回来后,指认同村的一个人,但由于没有相应的证据,被控告的人一直没有得到制裁。这使救助人员的心情沉重,以至后来再也不敢去女孩的家,去面对他们的失望和痛苦。当中心救助人员面对多桩这样无法通过补救途径解决的个案时,特别是面对被解救回乡已经感染上艾滋病毒的妇女或在国外屡遭性剥削,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妇女和儿童时,深深感到个案援助只能补救和安抚,预防和干预才是从源头上避免或减少此类案件发生的有效办法。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中心工作职能发生了从社区恢复向社区预防的根本性转变。在中心管理委员会的指导下,我们借助社区自治组织特别是妇女小组、人民调解委员会的网络优势积极开展预防干预工作,借用民族自身的人力资源、民族特有的传输渠道开展多项干预性的活动。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大型傣族“章哈”防拐巡回演唱活动,将典型个案编写成一个个生动、感人的傣剧,告诉人们如何识别人贩子,如何保护自己和寻求救助,同时还建立了民族民间防拐系统,有效预防和减少妇女儿童被拐事件的发生。
  
三、以合作为平台 共同关注和解决维权工作中的难题
  妇女儿童维权工作特别是基层维权工作人力资源不足,一直是维权工作发展过程中的一大难题。为尽可能地整合妇女儿童权利救济和普法工作的人力资源,为妇女儿童提供有效的法制宣传、法律援助,在中心管理委员会的推动下,司法、妇联、民政、卫生、公安、教育、民族宗教、外办等多部门建立了妇女儿童保护网络,并在社区形成了民间与政府合作的保护体系。通过开展跨境流动中可能发生的风险性问题的干预,有效预防妇女儿童跨国流动伤害事件的发生;通过开展艾滋病社区预防活动,提高了青少年对预防艾滋病相关知识的知晓率;通过在家庭暴力多发地开展妇女小组能力建设项目,为遭遇家庭暴力伤害的妇女儿童提供必要的帮助,有效地预防“以暴制暴”恶性案的发生。通过整合社会资源,搭建多渠道、多形式合作平台,在有限的条件下,解决了救助维权中的实际困难。
 
 四、以研究和倡导为手段 帮助基层提升维权工作的能力
  在开展个案援助、社区预防、基层维权组织人力资源的开发工作中,中心还特别注意研究、分析问题产生的原因及解决的办法,积极向有关部门建言献策,促使政府责任部门、基层自治组织、妇女小组对妇女儿童权益保护问题的关注,并地提高各类组织分析和有效解决实际问题及开展倡导工作的能力上下功夫。从2000年开始,司法、妇联、中心等部门联合组织召开以《农村妇女财产权保护》、《认识和预防家庭暴力》、《农村妇女儿童赋权工作论坛》、《有关儿童权利保护》等为主题的研讨活动,有效提升了基层妇女组织的责任意识,提高了社区法定责任部门对妇女儿童问题的关注意识,拓展了基层妇女儿童反映问题的有效渠道。
  通过多年的探索与实践,中心在妇女儿童法制宣传教育和法律援助工作上探索出了一条具有妇女儿童视角和地方特色的模式。在中国西南部少数民族地区建立和巩固了第一家为妇女儿童提供维权服务的民间机构。为当地具有法律专业背景的人士参与妇女儿童的普法和法律救助工作,促进农村妇女儿童生活素质的改变搭建了平台。推动了多机构的合作,特别是责任主体部门间的有效合作。整合及利用了社区范围内的普法维权资源,建立了妇女儿童普法维权工作的大团队。倡导和推动了以受害人为中心的,集生物医学、社会学为一体,补救、预防倡导、发展并重的援助模式,推动了社区对女性、儿童保护工作的落实。
  中心是应边疆少数民族妇女儿童的维权需求而建立的,是在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支持下发展的,也是在维护弱势群体合法权益工作中不断壮大的。我们将继续开拓创新,为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不懈地奋斗下去。

更多相关信息:
 >>    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人身、财产权保护问题应该引起关注
 >>    牵制受虐妇女的无形之手——社会性别文化对受虐妇女的影响
 >>    家庭暴力——不应该让受虐妇女单独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