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问题视点 : 信息内容
     问题视点 >>更多
牵制受虐妇女的无形之手——社会性别文化对受虐妇女的影响
作者:匿名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法律咨询服务中心

     
    从《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这部影片播映之后,各大媒体对家庭暴力的关注相继多了起来,广大观众对家庭暴力有了全新的认识,但对于我这个初出校门的人来说家庭暴力好像离自己很遥远似的。但到中心工作后,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接二连三的来访,听到受害人伤心、矛盾、无助的悲惨倾诉,感受了受害者各种不同的遭遇,自己才实实在在感到家庭暴力的存在。
    许多受虐妇女在来中心之前一般都采取过一些解决的方式,如向亲戚、朋友诉说,向妇女小组长、村干部、乡领导、妇联寻找支持,向司法所、110寻求紧急救助……然而每一次求助回到家里却面临着更大的危机,事情并未按当事人的主观愿望发展和改变,而且家庭暴力不断升级和恶化。在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对有关家庭暴力的法律规定不了解,因此,许多基层救助体系并没有发挥应有的功能和作用。加之社会性别对妇女角色的定位,许多妇女从自身需求来说虽然有逃脱暴力控制的强烈愿望,但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为了完成做妻子、做媳妇特别是做母亲的角色,她们还是选择继续留在暴力环境中,忍受着暴力的折磨和摧残,期盼孩子快点长大、懂事、独立、成家。然而当孩子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升起来,并离开自己的时候,,母亲又陷入了巨大迷惘之中。
    记得有一天,手上都同时缠满纱布的母子走进了我的办公室,她的儿子告诉我,其父亲是一个乡村医生,从结婚开始就常常不顾及母亲的感受,在村里或镇上找其她女人,为此母亲很伤心,常和他发生争吵。父亲常打母亲,并养成了一种恶习。起初母亲曾打算离婚,但父亲的哀求、亲友的劝慰及为了给孩子营造一个形式上“完整的家”,母亲一直忍受了父亲二十年的殴打。这次因为母亲与父亲商谈诊所房租发生争执,被暴怒父亲用“长刀”砍伤左手,儿子来劝阻时被父亲咬伤。他们血肉模糊的手,让人看了触目惊心。面对父亲的恶行,沉默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再也无法容忍,于是带着母亲来到中心寻求救助,儿子希望母亲离开那个已经没有爱的家,并表示只要母亲需要,他可以陪伴其一起生活下去……
    其实在许多案例中,不是所有的受虐妇女都是因“习得的无助”而丧失应对环境的能力。在一些个案中,无论从妇女自身拥有的内在和外在资源及安全性方面考虑,都有可能远离暴力环境。但是,不少案主最终还是选择家庭和孩子,那怕这个家庭是不安全的,是充满苦难的,是可能付出生命代价的,是会给孩子的身心健康带来不可低估伤害的......这些信息都不足以让她们失去家和孩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一、社会性别心智模式及家本位思想的影响
    社会性别是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形成的人们对男女两性角色的定位、期待和要求。如“男主外,女主外”“男人是天,女人是地”等。每个人在其成长的过程中,不可能脱离家庭、社会、文化环境的影响,受虐待妇女也不例外。妇女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社会性别区分、区别强化、自我社会化的过程,本身在内心深处积存了许多对女性角色期待及行为方式的认同。在角色的分配中,妇女被定位在生儿育女,繁衍生息的位置上。而且在社会家庭生活中形成“铁”的定律,深入人的内心,约束着人的心理,主宰着人的生活。一个女人承担家庭角色的失败,就意味着做人的失败及没有价值。为了与这些后天规定的角色形象相吻合,不少妇女就会否认自己内心的真实需要,按照性别角色的要求尽力扮演作为妻子、母亲的角色。可见社会性别完全就是一把“貌似温柔的刀”,其对女性的杀伤力是非常之大的。
   
二、受虐妇女认知能力限制了对其自身的控制力
    社会性别的模式之所以能够控制受虐妇女改变自己恶劣的生存环境,其中认知能力弱有很大的关系。由于重男轻女观念的影响,受虐妇女在家庭中所得资源非常有限,婚前,家庭权力的控制者在分配资源的过程中,只可能偏向男性。婚后,妇女受再生产角色的限定,不可能有更多的空间去发展自身的意识、观念和能力,再加上长期传统的发展战略只注重经济发展,人的发展特别是作为承担着人类繁衍生息重要角色的女性的发展问题往往被忽视。所以,农村妇女特别是家庭暴力受虐妇女不具备与其年龄相适应的认知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特别是无法通过自身的能力识别社会性别对其的压迫,更不可能改变这种假设。
   
三、“多元无知”加重受虐妇女对其自身的心理约束
    在许多社会群体中,家庭暴力是家务事的说法是被普遍认同和接受的,作为妇女也曾想通过别人对性别角色的否定来证实自己对安全、归属和爱、尊重、重视、改变需求的肯定,但是,社区范围内的家庭、男人包括女性本身都无法帮助其确认其需要的正当性及合法性。对家庭暴力认同的集体无意识,更进一步弱化了妇女求证和改变自我的意识。
    总之,社会性别的刻板模式,限制了妇女的主观能动性,使妇女放弃了发掘自身潜能及外部资源及改变不安全环境的能力。因此,要摆脱社会性别——牵制妇女无情的手,应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一、改变社会性别的心智模式,开发受虐妇女对自身的控制力
    “男主内,女主外”就是极为典型的一种社会性别的心智模式,其对人们自身的发展具有强大的内心约束力,但是社会性别是后天形成的,是完全可以改变的。发现了这一点,就可以帮助妇女改变长期以来,对自己性别角色的不客观、不公正、不全面的认知,克服对角色深信不疑的信条和假设,学习和发现女性角色的多样性,尝试生产角色、再生产角色、社区角色的互换,通过各种角色的实践,证实作为一个人,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人的需求的正当性及合法性,同时满足的权利需求,发展自己对生活和命运的控制力。所以,在今后妇女可持续性发展中,应该将社会性别作为农村妇女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目标,通过培训、交流、分享、学习促进妇女成长,帮助妇女认识社会性别的可变更性,角色的可互换性,以人为本及以家为本的可并重性,才可能克服社会性别对其自身的约束,正视自己的需求,并逐渐增强对自身的控制能力。
   
二、建立学习型的妇女社区、帮助妇女成长。
    受虐妇女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是受自身能力的限制,而能力的有限与资源的缺乏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各级基层组织在以妇女社区作为工作点开展工作的过程中,应该从妇女面临的问题出发,建立学习型的妇女社区,利用小型项目活动培养其主体意识。通过倡导推动妇女参与项目评估,制订计划,实施干预、总结成果的数个活动的过程,使妇女发现自己的潜能并不断开发其认识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三、提高社区群体的社会性别意识。
    要改变社会性别对受虐待妇女的压迫和控制,更重要的一点是改变社区大众对家庭暴力的认识,提高其社会性别意识及增强法制观念,只有社区的支持系统,无论是正式的或非正式的支持系统都能够关注家庭暴力、认识家庭暴力及对妇女身心带来的危害和摧残,对妇女的真实的权利需求给予重视、肯定并做出积极有效的反应,受虐妇女就可以摆脱孤立无援的环境,从而坚定自己可以主宰自身命运和改变环境的信念。
    总之,改变人们对社会性别的认同,提高对其妇女人权的关注,并不是一个即刻就可以成就的事情,还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更需要妇女自身的参与和努力。
  
相关链接:
  ·“国际消除家庭暴日”的由来 
  ·家庭中被遗忘的角落——对儿童无意识的精神虐待 
  ·家庭暴力——不应该让受虐妇女单独面对 

更多相关信息:
 >>    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人身、财产权保护问题应该引起关注
 >>    创立妇女儿童保护中心? 提高维权工作的可及性
 >>    家庭暴力——不应该让受虐妇女单独面对
 >>    家庭中被遗忘的角落——对儿童无意识的精神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