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问题视点 : 信息内容
     问题视点 >>更多
家庭暴力——不应该让受虐妇女单独面对
作者:匿名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法律咨询服务中心

   
     家庭暴力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它对人性的摧残是长期的、隐蔽、残酷的。由于其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再加上传统文化的影响,所以,长期以来,人们很少去关注家庭暴力,并认识其对家庭成员生理、精神及对社会的危害,特别是在我州广大的农村,许多妇女常年生活在暴力的阴影和恐惧中,过着非人的生活,而生活在不安全、不稳定、无法预测的灾难环境中的孩子更是无助和可怜。本文想就一个个案的分析,提请大家关注:“家庭暴力——不应该让一个弱女子单独面对”。
   
  一、个案及求助过程回顾
     案主名叫干欧,是勐腊县边远山区的一个爱伲族妇女,1990年与丈夫沙松自由恋爱结婚。在第一个孩子出生九天后,因自家地里谷子没有收割,拖着虚弱的身子到田里收割了谷子,劳累了一天的实在累得不行了,就对整天喝酒睡觉的丈夫抱怨几句,结果被丈夫一顿毒打得昏死过去,从此暴力拉开了序幕。丈夫对干欧的打骂成了家常便饭。有一次,干欧劳动归来,拖着劳累的身体回家,看到丈夫睡在沙发上,就问其为孩子做饭了没有?还没等话音落下,丈夫便跳了起来,拿一块砖头砸在干欧的头上,又顺手又拿起大刀砍向干欧的头。对死亡恐怖到了极点的干欧夺门而逃,并到医院包扎伤口。更令人发指的是,沙松的暴力不仅指向干欧,还指向年幼的孩子,孩子为了保护暴力下的母亲曾被打得如同垂死的鸡一样在地上不停的挣扎……..为了保护无辜的孩子,干欧经常带着孩子在外面流浪,村民可怜她们,时常偷偷地给他们一些冷饭。只要发现谁家收留干欧和孩子,沙松就会到人家闹事。所以很多时候干欧和孩子只有在自己家的猪圈里或别人家的猪食盆里找东西充饥。即使干欧生病了,沙松也不会给一分钱看病…….。在整个案件的发生过程中,干欧曾无数次地求助过村民委员会,可是由于暴力过于频繁、收效甚微或是迫于施暴者的威胁,村民委员会最后以“清官难断家务事”为由全面撤出。干欧也求助过警察,但是,由于没有任何证据能提供给警察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所以,公安从未立案。有了为贫弱人群救助的法律援助制度以后,干欧也曾经向社区内的法律援助机构提出过救济的申请,但是,由于干欧家有数亩橡胶,不符合法律援助的条件,所以被拒绝。中心和本地妇联介入以后,根据修改后的婚姻法有关家庭暴力可以申请公力救济的规定,中心受其委托向本地公安提出申请,并进行协调,可是就在决定要立案侦察前,干欧改变了主意。干欧在中心的支持下,也想过让丈夫到景洪农场精神康复中心戒酒,但酒精太容易获得了,即使戒了酒,回家后又能够安宁多久呢?最后,就是选择离婚和回娘家,可是自己土地承包的份额却在丈夫家,回娘家后带着三个孩子如何生活?再说即使离婚也能够逃脱暴力吗?干欧一点把握都没有。
    干欧是一个社会的人,在其生存发展中遭遇了暴力向社会求助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为什么最后还是继续生存在恐惧无援的暴力环境中,凭自己,一个非常害怕死亡及孩子没有人抚养的女子去面对周而复始的暴力,并在极为恶劣的环境下求生。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大家关注和思考的问题。任何一个人如果有可能的话,是不会选择在没有任何安全感的环境中生活的,因为安全是一个人最为基本的需要,但是在现存的社会救助、行政救助、司法救助的基础上,一个女人否认了所有的支持系统,决定为了孩子、为了家人的安全去单独面对暴力的时候,所有对其权利救助体系的缺陷都暴露无余。
   
二、救助体系功力不足原因分析
    (一)社会救助功能难于发挥。
    根据法律规定在我国实施救助的主体农村社区是村民自治组织,城市社区是居民委员会和当事人所在单位。从干欧一案的情况下,当地的救助组织并没有发挥作用。一是人们并没有将家庭暴力当作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而是将其看作家务事,社区的自治组织在当事人的反复求助下,也曾进行干预,但多次劝说无效后,仍会轮回到“清官难断家务事”的轨迹上。二是社区缺乏相关安全防范机制。由于对家庭暴力的认知不足和认知错误,导致社区防范机制不足,中心在办理干欧一类的家庭暴力案件的过程中,发现许多边缘一线村寨人的安全的评估指标仍然定位在盗窃、打架斗殴等及上级要求急待理顺的社区关系方面,而没有对社区的需求,特别是从妇女儿童的权利需求去考虑问题,在村规民约中几乎没有任何有关家庭暴力的禁止性条款。村级的治保、调解组织在应对家庭暴力方面,仍然缺乏敏感反映。三是社区女性组织在农村难于发挥作用,不少妇女仍然认为家庭暴力是女人的过错,而且认为女人管别人的家事是一种禁忌。四是社区对家庭暴力的处理的态度和方法过于行政化,没有将当事人的安全和需求放在首位,结果往往不是让受害者遭遇更大的伤害,就是使施暴者更加嚣张。
    (二)法律援助资源分配缺乏公平性。
    经济资源的缺乏是法律援助的一个条件,从表面上看,干欧的家庭在本地是较为富足的,如有橡胶地,有水田和旱地等,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资源去购买法律服务。但是,法律救助机构却忽视了一个事实:也就是对家庭资源实施控制权的不是干欧。干欧——一个只会创造财富,如同不会说话的老牛一样辛苦,但一年到头连病都看不起的人;一个被暴力驱逐得四处躲避的人;一个连自己的安全都没有任何保障的受虐待的妇女,其对资源的占有极为有限的。如果不是从资源的实际占有情况来判断其经济状况,而只是从家庭的经济情况来判断是否符合法律援助的条件,是否启动政府和民间的法律支持系统,那么法律援助这项专门设立的为因经济、心理和地域障碍无法通过法律途径实现自身权利的人提供法律救济的制度,将无法显示其公正和公平性,像干欧这样的贫弱妇女仍然被拒绝于法律的保护之外。
    (三)即使法律发挥了“应然”的功能,也无法使受虐待的妇女感到安全
     在本案中干欧在中心信息支持下,曾试图通过公力救济的途径实现自己的权利。但是在对其可能产生的实际效果进行客观评估并自决的过程中,其最终选择了放弃。原因有以下几方面:一是在整个被打的过程中干欧都没有通过鉴定机构对自己身体的伤害情况做过任何记录和鉴定。二是沙松的施暴行为是在村子里发生的,自己又是从外村嫁过来的,沙松在村子里的霸道是出了名的,村民们包括丈夫的亲戚是否会为自己作证,干欧并不能作出肯定的判断。三是即使沙松因为虐待或伤害家庭成员被判处刑罚,但是刑期不会太长。如这一激烈的对抗反而刺激其报复心理的话,即使离婚,回到了娘家,干欧及孩子同样逃脱不出暴力的伤害。这些都是干欧的实际想法。其反映出了一个极为深刻的、现实的、大家不愿意看到的问题,也就是我国目前有关家庭暴力的立法对受虐妇女的保护是“无能为力”的。虽然婚姻法基本原则中明文规定禁止家庭暴力,在分则离婚、社会救助等内容中也有所规定,刑法设定了有关婚姻家庭方面罪名,但是,在对遭遇家庭暴力的妇女儿童实施保护方面都显得无能为力。具体表现在:(1)对家庭暴力的预防和制止方面没有强有力的行政和司法强制措施,即使当事人求助行政、司法干预,但是施暴者并不因为干预而有所收敛,反而对妇女儿童的伤害更加变本加厉。(2)如果不是发生重大的杀人或伤害案件,公力的救济在整个家庭暴力实施的过程中,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相反,公力的介入在大部分情况下是直接惩罚在万般无耐下为了自己和孩子的生存权实施自救的妇女。(3)法律制裁的结果并没有使施行暴力者因为实施家庭暴力而失去什么,相反他们得到好处比不实施暴力要多得多。(4)法律同样没有确定给试图逃离或已经逃离家庭暴力的妇女儿童任何物质、医疗、就学、心理康复等有关责任方面的任何保障甚至是暂时的庇护。由此可见,妇女为什么不离开暴力不能仅从妇女的心理和行为方面寻找原因,相反是因为社会种种支持体系“失效”,使受害妇女对救助他人和社会的信念发生动摇,并在极为残酷的环境下学会了“无助”。
    (四)农村妇女赋权工作滞后
    虽然开发全体公民法律意识及提高其法律素质的普法项目已经开展了尽二十年,但是农村妇女的诉权及财产权保护意识仍然十分薄弱。在类似于干欧这样的案件中,尽管受害人被多次打成重伤,但是都未到任何法定的鉴定部门进行伤情鉴定,这除了地域条件的制约之外,更多的是妇女证据意识的缺乏。证据的消失或难于取得给社会、行政、司法救助特别是法律援助带来了极大的难度。此外,财产权保护意识及社会资本的缺乏也是重要制约妇女,使其最终难以摆脱暴力控制的极大障碍。所以妇女权利意识特别是诉权、财产权、社会资本意识的开发,任重而道远。
   
三、思考和建议
    (一) 转变传统观念,发挥社会救助的功能
    如前所述,社会救助的功能之所以发挥不了应有的功能和作用,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社会性别的歧视。在许多边远一线的村寨男人打老婆是天经地义的。“自己的田自己种、自己的老婆自己管”,“老婆是头牛,任凭自己牵”,“螃蟹不是肉,女人不是人”等观念仍然在人们的头脑中占有主导地位。因此,要有效发挥社会救助的功能,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改变人们在长期社会发展过程中形成的社会性别歧视的观念、态度及行为方式。学习从对人的重视,对人的需求的重视,特别是从人权的角度看待人的生存、保护、发展、参与的问题。应该树立这样的观念:每个人都被赋予相同的权利,不论何时何地所有的人都拥有相同的权利。每个人生来就被赋予人权。人权是不可被剥夺或放弃的。除国家外,社区自治组织,公民个人对权利的实现同样负有责任和义务。其次,根据社会救助的现实需求,重建社会工作的理念和模式。社区是一个工作环境,是一个相互照顾的网络,是一个影响社会政策和法律产生的基地。因此,在社会救助规范、救助理念、救助模式、救助方法、救助评估体系的设计方面,应该以社群的需求为目标,充分了解工作对象的生活环境、问题、资源及文化背景,调动及整合社区相关资源满足救助对象生理和心理方面的需求。开发和发展社区成员相互支持和照顾的网络系统,使社区中的每一个人都能享受爱与归属、平等与尊重,同时发展社区与其他组织相互沟通的途径,特别是与政府立法部门及其他救助体系的沟通,尽力影响和对社区有利政策的出台及争取更多的资源。三是建立女性相互照顾和支持的网络,在其生存发展中尽量形成一个目标一致的团队,争取对其有利的社会资本。
    (二)正确认识现阶段农村妇女对财产的实际占有和支配情况,使受虐待的妇女能够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法律援助和法律帮助
    资源与选择有直接的因果关系。遭受家庭暴力伤害的妇女在选择离开暴力控制的环境中资源对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吉登斯(Giddens ,1998,52-53)认为,在权力的生成过程中有两种资源类型,一是权威性资源(authoritative resources ),二是配置性资源,(allocative resources)。权威性资源是权力生成过程中所需要的非物质性资源;配置性资源是权力生成过程中所需要的物质资源,包括自然环境与人工物质产品。在寻求法律服务的过程中,权威性资源,如当事人对有关法律信息的占有、当事人的社会支持网络、当事人拥有的政治资本等;配置性资源,如当事人拥有的金钱、社会地位以及相应的其他经济资源和由此而产生的影响。而作为受虐妇女来说她们无疑是两种资源的匮乏者。所以要实现法律援的立法目标,一是要强化法律援助实施主体特别是工作人员的社会性别意识及社会责任感,学习用社会性别的视角分析工具分析和识别妇女的实际状况及所能提供的有效支持。二是在决定是否受理案件之前,一定要对其是否符合援助的条件作出客观的调查和评估,可尽量避免真正需要救助的对象仍然排除在法律的保护之外,享受不到社会的公平与公正。
    (三)进一步完善我国家庭暴力的立法体系,使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儿童得到确实的保护
    要使社会救助、行政救助、司法救助预防、制止、打击家庭暴力的过程中发挥积极有效的功能和作用,最为关键的是要有法可依。因此,笔者认为要消除家庭暴力,构建和谐社会首先应该尽快完善有关家庭暴力方面的立法。在预防方面:(1)将学习男女两性的合作,尊重女性作为学校基础教育内容,并将其贯穿在义务教育法的大纲及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用具体的法律和政策推动尊重女性、男女和谐理念、态度、行为模式的养成。(2)将婚姻成长方面的教育作为婚姻家庭法中的重要内容。不要将男女两性的合作看作是无师自通的事情,只有将婚姻和家庭的成长看作一个学习发展的过程,才可能提高男女两性相互认识需求、感受的机会,从而使双方得到成长。(3)在特殊预防的过程中,不能用单纯的劳动改造来矫正暴力实施者,应注重心理和能力训练的过程。使施暴者在接受行政和刑罚制裁的同时,学习更多男女两性沟通相处的生活技能技巧,如:如何做选择,如何处理自己的情绪,如何与人沟通,如何识别问题等。在惩治家庭暴力方面:(1)研究行政和司法强制措施的有效性问题,在此基础上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和具体需要,借鉴国外成功的经验,确定有效的制止家庭暴力人身、财产等方面的限制和制裁措施。如由法院发布隔离令或驱逐令甚至是房屋清空令,并由公安机关负责执行,尽可能从空间上使施暴者不能靠近妇女和孩子,并通过严厉的人身和财产罚,使其对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结果付出沉重的代价。(2)将妇女长期遭受暴力控制及虐待,为保障自己的生命健康权而采取的自卫反应及行为确定为正当防卫,不承担刑事责任。(3)在刑法中对家庭暴力应该单独设定一个罪名,并规定严厉的刑法加于制裁。(4)通过立法形式确定资源的分配问题,保障受虐妇女儿童逃离家庭暴力后的居住、医疗、就学、发展提供最基础的条件。
    (四)加强农村妇女的赋权工作
    在推动对家庭暴力受害妇女人权保护的工作中,妇女不应该只是被动的权利接受者,而应该是自身权利实现的积极推动者。如果妇女不知道自己的权利,也不会识别自己的权利需求,也不知道在其权利受到侵害时应该如何救济自己的权利,特别是在自己受到伤害时如何保留证据,如何开发自己身边一切有利于自身安全的支持系统,如何以财产权为基础保证自己今后的自立、自觉和自治的权利,那么,即使有再好的责任保护机制,也无法发挥应有的功能和效应。所以,在今后长期的赋权工作中,我们不但应该注重农村妇女诉权和财产权意识的开发,还要注重对其个人网络、相互信任、互惠互利的关系、团体会员身份、通向广泛社会机构的资本和途径的开发。使其在遭遇家庭暴力或其他危机的时候,能有更多的选择来应对危机,并获得更多的安全和自由。
    总之,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以个案为标本分析家庭暴力救助制度的弊端,并提出一些建议,其目的就是为了在边远少数民族地区近可能地消除对妇女儿童的忽略、歧视和不公正,为她们创建一个没有暴力的,和平、美好的家园;同时,为了纪念那些惨死在家庭暴力中的妇女。更重要的是呼吁全社会特别是法定的责任部门——家庭暴力不能再让受虐妇女单独面对。

相关链接:
  ·“国际消除家庭暴日”的由来 
  ·家庭中被遗忘的角落——对儿童无意识的精神虐待 
  ·牵制受虐妇女的无形之手——社会性别文化对受虐妇女的影响

更多相关信息:
 >>    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人身、财产权保护问题应该引起关注
 >>    创立妇女儿童保护中心? 提高维权工作的可及性
 >>    家庭中被遗忘的角落——对儿童无意识的精神虐待
 >>    浅谈老年再婚妇女的财产权益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