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问题视点 : 信息内容
     问题视点 >>更多
浅谈老年再婚妇女的财产权益保护
作者:林美青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法律咨询服务中心
    老年再婚妇女财产权的保护,一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作为边远地区第一家为妇女儿童提供法律救济的民间组织来说,在帮助老年妇女实现财产权过程中所遭遇的障碍是非常多的。要做好老年再婚妇女财产权益的保护工作,仅靠法律救济的补救性手段还远远不够,因为法律救济本身并不能满足老年再婚妇女自决、生存、发展的需要。为引发社区相关组织对老年再婚妇女财产权保护的关注,现特就近几年来,中心受理的有关老年再婚妇女财产权被剥夺的个案进行评估分析,并提出相关建议和意见。
    案例一:刘某70年代为了摆脱农村贫困环境,做一个城里人,嫁给了一位有7个子女的干部作妻子。当时,刘某还年轻,也想要一个孩子,但由于该领导子女太多,再生孩子就会影响丈夫的仕途,刘某就放弃了自己心中的梦想。丈夫娶刘某主要是为了满足家庭的需要,让她照顾他的子女。由于双方的需求不同,家庭关系一直都很紧张。2004年刘某起诉与丈夫离婚,在诉讼过程中丈夫死亡,家庭矛盾激化。丈夫死后一个多月,子女们把刘某与丈夫的住房换了锁,并威胁她“再敢进这家门就打断你的腿。”无奈之下,无工作、无收入的刘某只好流离失所,靠捡垃圾为生。
    案例二:陈某是偏远山区的农民,1999年经人介绍与某企业退休职工李某再婚。婚后老两口相互照顾,感情和睦。2003年陈某的老伴开始生病,陈某就时常陪着老伴到医院看病,为老伴煎药,后来老伴病重住院,陈某就成天在医院里,不分白天黑夜,不嫌脏不怕累的服侍老伴,减轻了老伴子女的很多负担,让李某的子女很感激她,这一期间继子女们对陈某非常尊重。
    2003年李某单位的土地被房地产商开发成住房出售,对本单位的职工以优惠一半的价出售,但老两口实在无积蓄,拿不出钱来集资房子,而放弃集资住房的机会又实在可惜,且面临着以后无安身之所,老两口于是就与李某的女儿达成协议,把集资的机会让给李某的女儿,由女儿出资享有房子的所有权,老两口享有该房的居住权,既使李某先陈某去逝,只要陈某没有另行组成家庭都有权居住这房子,双方就协议还到公证机关办理了公证手续。
    2005年初老伴去逝,陈某完成了老伴的养老送终事宜。李某死后不久,其女儿就改变以往对陈的亲热态度,常常冷眼对陈,故意找茬与陈吵架,惹陈生气,在精神上折磨陈,使其压力很大,很不开心,觉得活着没有意思,李某女儿的目的是想让陈搬走。苦于没有住处,陈某只得忍气吞声不与李某的女儿发生冲突。李某的女儿一不做二不休趁陈不在家找人来把陈卧室的门取走,把所有房间的电线破坏,企图把陈气走。结果没有达到目的,李某的女儿干脆以通知的形式限定陈在某月某日前搬走,否则后果自负。最后陈某被赶出家门,回老家与自己的子女居住。
    案例三:王某是某农场的失业人员,一年前与丈夫结婚,婚后双方感情融洽,王某精心照顾比自己年长许多的丈夫,日子过得也安稳。可是好景不长,不久丈夫就得了重病,为了丈夫早日康复,王某在病床前没日没夜的尽心照顾丈夫,丈夫的子女们也表示“多亏有了她”的感叹。可是丈夫还是没能好起来。丈夫去世后没有几个月,他的子女们却找上门来用很生硬的态度要求她搬走。因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自己出去也没有住处,也就不愿放弃丈夫的遗产。丈夫的子女们就三天两头来找她,故意用难听的语言刺激她,让她成天提心吊胆,精神恍惚。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已经尽了一个妻子的义务照顾丈夫,自己是问心无愧的,为什么丈夫的子女们会此一时彼一时的那样对她。丈夫去世3个月后,为了让她搬出自己仅有的住房,子女们又把她起诉到法院,要求法院判决她离开。
    上述个案是近几年来中心受理的较为典型的有关老年妇女财产争议案件。这些案件都涉及到社区中一个极为弱势的群体——再婚老年妇女财产权的问题。老年再婚妇女的婚姻虽然是法律认可的,但是,在其配偶死亡后,不仅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条件,而且还要遭受来自配偶子女的群攻、虐待,甚至被驱出家门。这些严峻的现实问题不得不引发我们的关注。老年再婚妇女的婚姻具有以下共同特点。
    一、经济状况和再婚目的相同。老年再婚妇女多数从事体力劳动,收入较低,大部分还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退休工资和医疗保险。年老后她们要靠家庭来养老,成为了家庭的包袱。再婚后老年妇女可以为自己的暮年寻找一个安全的依靠,靠丈夫的退休工资来维持生活,改善生存环境,也能解决原来家庭没有住房或住房紧张的状况,使子女今后的生活和发展有更多的空间。她们再婚以后,基本上都是住在丈夫的家里,充当丈夫、孩子生活起居的照顾者,老年丈夫的护理者和陪伴者,经济不能自立处于依附的地位。
    二、老年妇女再婚的期限都比较长。其中,最长的有30多年,最短的有5年。
    三、在婚姻中付出的多,得到的少。老年再婚妇女较男性老人付出的多,最后财产上得益较少或根本得不到任何财产,仍然要回到自己的家,生活又回到从前,与自己的子女共同生活靠自己的子女来承担生老病死。而男方家庭却无须付出,男方成为最大利益的获得者:获得了情感慰藉,得到了老伴的照顾,减轻了自己子女的养老负担,得到了一部分生活照顾,替老伴的子女承担了大量的赡养及照护工作,男方的子女成为遗产的主要占有者。
    四、在财产争议中处于劣势。由于现行的房改售房制度,使家庭住房一跃成为家庭财产中最具价值的一笔财产。男方去世后子女作梗,为防止将来继母分房产,想方设法通过各种途径,使再婚妇女与财产绝缘,有的配偶虽然有生之年在财产方面也为再婚老年妇女留有余地,但是,由于中老年再婚妇女各方面的社会资源极为有限,在房产纠纷中明显处于劣势。
    五、在自救过程中都以失败而告终。由于老年再婚妇女的婚姻并没有被社会、家庭、社区从实质上认可。因此,老年妇女在自救的过程中往往得不到强有力的支持。再加上再婚老年妇女自身意识和能力的限制,使其在自救过程中不仅得不偿失,而且还会对自身遭来更多的精神伤害。
    之所以会发生以上情况,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一、老年妇女对再婚的安全性认识不足
    如前所述,再婚老年妇女结婚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想通过婚姻满足安全和归属的需要,而老年男性在通过婚姻获得情感需要的同时,更多的是想通过亲密关系得到一种永久性的照顾。在这种互为养老目的主导下,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相互的给予一直在延续着,并满足着老年再婚者的需求。一旦婚姻关系随男方死亡而解除的时候,男性再婚的目的实现,而女性再婚需求的满足发生了情势变更,特别是原有的经济来源、居住权等保障方面。这是因为:1、再婚妇女生存与安全的保障是以男性的存在为前提,如果男性先于女性死亡,女性的生存和安全就没有保障。2、尽管再婚的老年妇女有多达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付出,但男性原有的血缘家庭始终没有将其作为一个在婚姻关系中享受权利、承担责任的权利关系主体看待,其更准确的角色是一个“婚姻保姆”,其权利及对家庭的价值随着婚姻关系的消亡而散失。3、男性配偶在与再婚妇女长期相互照顾的过程中,为报答妻子而立有遗嘱和协议,但只要子女不认可,其实现权利的周期就会变得漫长而遥远,有时远远超过一个老年妇女生理和心理的承受能力。由于老年再婚妇女对上述现实缺乏理性的认识,并高估自己婚姻的未来,更无法识别对自己可能存在的生存和安全隐患。所以,在有关生存危机到来的时候往往成为受害者。
    二、受社会性别刻板模式左右,财产权利意识缺乏
    老年再婚妇女对再婚的安全保障性缺乏认知,一个非常深刻的根源就是社会性别刻板模式的影响。绝大多数老年再婚妇女一直信奉着婚姻是女性生存、安全和归属的重要保障。在这种思维模式的限定下,更多的老年再婚妇女认为只要找一个有稳定经济来源和住房的男人,自己的下半生就会有安全的依靠。再婚后,她们大部分辛苦和付出都是为了新组建家庭的安全与和睦,所有的不计回报的付出,包括继子女都无法做得到的贡献,都是为了维持一个家庭,满足自己最后的安全、归属的需要。但是,这种角色所发挥的功能不仅不可能满足其安全的需要,还限制了自己对生存环境的客观认识和对自己不安全因素的识别、判断和控制。以致使自己全部失去了对自己生存发展权的有效掌握和实际控制。
    另外,老年再婚妇女长期生活在个人财产权利意识比较淡漠的时代里,对婚姻财产制度的内容和功能缺乏必要的了解。她们对第一次婚姻所获得财产的处理更多地是考虑子女,甚至将自己名下的非常有限的财产通过各种形式留给自己的子女,有的老人为了不拖累子女而将仅有的歇身之地让给孩子,并试图通过再婚来安度自己的晚年。但是,他们对再婚后夫妻财产可能发生变化的结果更是缺乏应有的法律常识,所以,丈夫去世后,面对丈夫的子女就有关财产问题提出的主张显得极为被动和无力。
    三、对老年再婚妇女的歧视及对婚姻价值的不认同
    老年人也是人,其再婚无论是出自于什么目的,都是为了满足作为生命个体的人的生存、安全、归属和爱等方面的需求。但是就目前发生的个案来看,老年再婚妇女在家庭和社区仍然受到较为严重的歧视:一是认为老年人结婚没有实际价值。在他们看来一个已经进入暮年的人群,结婚已经失去了意义。二是将弱势老年妇女的婚姻行为,看作是对原家庭结构特别是财产的威胁。三是没有将其作为一个家庭中有尊严的个体看待,老年再婚妇女在绝大部分家庭中充当照顾老伴的保姆,家里的采购员、清洁工、洗衣工、炊事员等角色,在社区有这样的说法:青年妻子是情人,中年妻子是伴侣,老年妻子是保姆。
    由于对老年妇女本身存在偏见,所以,老年再婚妇女对家庭特别是对配偶的贡献往往被冲淡和减退。尽管这个继母在履行夫妻间的法定责任和义务当中不折不扣,但是在享受权利时却大打折扣,更不用说是对一个稍有点自我意识的继母了。所以,这些继母有什么资格对父亲的财产提出要求呢。
     那么怎样才能让老年再婚妇女既享受婚姻的幸福又解除丧偶后在财产方面的后顾之忧呢?笔者认为:
    一、老年妇女对再婚的经济安全应该有全面的认识
    如前所述,老年妇女再婚的目的之一是为了解决经济安全的问题,我们在这里没有想指责老年人通过婚姻满足自身生存和安全需要。但是如果将自己所有的安全和保障都寄托于再婚是不现实的。一是再婚者原有的家庭结构比较完整,而且在长期的生活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种牢不可破的链接,这种情感连接,不会因为再婚而有所改变。二是老年夫妻之间也会有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但是在血浓于水的社会文化环境中成长的老年男性,在考虑财产问题时仍然摆脱不了定势的思维模式。三是即使老年再婚妇女有关财产的诉求得到满足,但仍然缺乏与配偶子女和平共处的能力。综上所述,如果老年再婚妇女在选择行为,实现婚姻目标的过程中,缺乏对上述情况的认知,而且对再婚养老的期望值过高,甚至将全部砝码都压在其上,那么,当与其认知完全相反的婚姻结果发生的时候,对老年生理和心理的伤害就更加严重。所以,老年妇女再婚之前一定要对婚姻给其生存、安全带来的利弊进行理性的分析,并就可能发生的结果做一些积极的干预和预防,并作好应对婚姻危机的全面准备。这是对自己生命尊重和负责的一种积极有效的态度和方式。
    二、增强老年妇女的财产权利意识和依法自我保护的能力
    对于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洗礼”和公有制深刻影响的老年人来说,对私有财产不仅没有概念,而且还有一定的排斥心理。因为财产都是国家的,只要国家有财产,人民生活就会幸福。而从性别文化上讲,女性是不用去管养家买房的,只要男人存在,生活也就有保障,但是,现实却不是这样。如果一个人没有必要的财产,就无法生存,也无安全可言。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生存问题。老年人要使自己的晚年幸福、自由、活得有价值和尊严,就应该从社会性别和大国家的认知中逐渐解放出来。学习和识别有关财产权的类别、功能、作用及如何救济财产权利的途径。无论是婚姻的终结和开始,都应该知道作为一个家庭的重要成员在家庭中所享有的权利和所承担的责任,特别是在财产方面的。尽可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享受并实际控制自己所拥有的权利,履行应该承担的义务,理直气壮地争取自己应该得到的财产份额。对再婚前属于自己的财产,在考虑子女利益的同时,对自己要有适当的保留,以防再婚失败后身无分文,流离失所。对再婚后所发生的财产关系应该有清楚的认识,为了避免今后因为财产问题而发生的纠纷,也为了权利义务的对等和公平,可以就今后的生活保障及居住权问题与老伴达成协议。也可以建议老伴在遗嘱中将保证继母生前居住权作为子女继承住房的前提,写明遗嘱执行人为其老伴,并办理相关的公证手续。这样不仅能够使老年再婚妇女晚年的生活和居住权有所保证,而且也能公平合理的处理财产问题,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三、改变对老年再婚妇女的偏见,认识其在婚姻中的价值和贡献
    在一个看中工业年轻、活力和身体魅力的社会中,老年人往往变得不显眼,年龄已经变成一种压制的手段,常常把人们放到一个固定的、陈规的角色中。老年人的婚姻也是如此。其实,老年人也是人,也有生存、安全、归属和爱、成长及自我实现的需求。所以,我们不应该将老年人界定在一个刻板的框架里,应将老年再婚看作是老年生活的一个新的起点,应尊重其作为人的选择和婚姻的尊严。特别是应该敬畏那些在家庭生活及照顾父亲末年中的老年妇女,这种敬畏应该理解为不仅仅是为其提供生存安全的条件,也不仅仅是不去积极地伤害,更重要的内涵则是对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生命的责任。鉴于再婚家庭成员人际关系及财产状况复杂,针对财产这一较为敏感的问题,双方子女及老年再婚妇女对再婚应持慎重态度,对将来要涉及到的现实问题,如老人生活费、医疗费(特别是大病医疗费)、护理、财产等可以事先采用约定的方式,进行明确划分,也可以进行婚前公证,明确婚前财产等。因为只享受权利不承担责任不是法律追求的秩序,而法律仅仅是我们行为的最低底线。
    四、建立老年人的能力开发和支持体系,为老年人财产权利免受侵犯提供必要的社会支持
    老年再婚妇女财产权被剥夺在西双版纳社区虽然不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但是却不时地发生在我们身边,作为政府和公民社会应该对此问题做出积极的反应。一是重视老年财产权利和救济途径的赋权。过去20年的普法工作中,老年人既不是普法的目标人群,也不是亚目标人群,其接受公民素质教育的权利被年轻主流社会忽视。而老年赋权工作的滞后,使老年人自我保护能力进一步弱化。所以,在第五个五年普法规划中应该将老年人的普法工作作为一个重点,开展不同形式的活动,提高老年人有关财产方面的意识及自我保护的能力。二是以老年协会为平台,通过培训、交流、参观等活动,促进老年社区与其他社区的交流,同时也可以针对老年维权工作的需要,定期或不定期举办法律知识讲座,拓展老年人的社会交际网络,满足老年人信息和情感需要。三是建立老年人权益保护组织,为老年人权益保护提供专门的救济和服务。四是老年人权益保护部门应该与社区自治组织相配合,对老年人权益保护法中的家庭赡养包括物质和精神赡养的实行情况进行监督和检查,确保法律所追求目标的实现。
更多相关信息:
 >>    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人身、财产权保护问题应该引起关注
 >>    创立妇女儿童保护中心? 提高维权工作的可及性
 >>    从个案谈爱伲族出嫁女财产权的保护
 >>    浅谈对农村少数民族妇女财产权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