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问题视点 : 信息内容
     问题视点 >>更多
从个案谈爱伲族出嫁女财产权的保护
作者:匿名   来源:景洪市大勐龙司法所
   
     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农村妇女一项极为重要的财产权利,关系到妇女儿童的生存、发展。但是,在一些农村地区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由于妇女的外嫁、离婚等事实的出现,其土地承包权得不到重视和保护的情况时有发生,前不久我所受理了一起爱伲族外嫁女土地承包权被剥夺的个案。案件中反映出来的问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应该引起各路维权工作者的关注。
    求助者张某,女,1966年4月15日生,现住某镇某寨。1988年张某与某城镇的职工结婚,并生育一女。95年因感情不和离婚,离婚后带着女儿回到娘家。在这期间其户口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迁出去,依照当时按户承包按人分地的原则,张某应该分到7亩橡胶地。当张某提出自己权益主张的时候,却遭哥哥嫂嫂强烈反对,他们认为张某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能分割家里财产,特别是土地。为争取自己应有的份额,张某从1995年至2005年近十年,一直与哥哥据理力争,可张某的正当要求不但没有得到实现,反而遭到哥哥的多次殴打,有一次还打成脑震荡,在医院住了一周。2005年3月,在别人的指引下,心力憔悴的张某来到法律服务所寻求法律救助。
   
这个个案反映出了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在土地使用权这项重要的财产权上,仍然存在社会性别歧视的问题。二是基层社区自治组织在保护妇女财产权方面仍然缺乏敏感性。三是当事人在社区中的社会资源极为有限。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一、受社会性别文化的影响,使当事人的财产权长期得不到认可
    每个民族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中,为了维系自身的生存、发展及归属等需要都形成了自己极为独特的文化。而文化的形成与其民族艰苦的山地生产劳作方式有很大的关系。这些有关民族的符号、价值观、规范、道德 等文化结构仍然作为一种非正式的乡村政治文化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如在爱伲族的社会性别文化中,女性的 定位仍然是服从于男性的角色,男性是家庭中权力的象征,也是一个家庭延续的重要标志,如果一个家庭中 没有男性,这个家庭中的重要标志——“巴哈”就会被打掉,这个家族也复不存在。所以,爱伲族家庭人身关系上反映出了男性对女性的绝对控制,财产关系上男性仍然对家庭中的财产有完全的支配权。所以本案中 当事人张某虽然从1995年开始到2005年都一直在主张自己的权利,但是,在家庭中作为大哥的家长从没有将其作为一个财产权利主体加以认可。
    从一轮承包到二轮承包,在这段相当长的时间里,基层组织和相关部门都尽力在诠释《农村土地承包法》,国家用立法的形式也向村民们昭示农村经济组织成员在法律关系中的主体资格及所享有的权利。但是,家庭和社区中非明示的文化仍然在影响和左右着人们对问题的认同,对价值的断定,同时也在主宰着人们的婚姻家庭,影响着人们权利的实现。
   
二、社区基层自治组织缺乏对女性财产权保护的敏感,使当事人失去社区的有效支持
    在本案中,当事人虽然是一个外嫁女,但是,其户口仍然没有迁出,仍然是该集体组织的成员,其合法权利应该得到村民自治组织的有效保护,特别是基层妇女组织的声援。但是,从1995年到2005年近10年的时间,其对土地承包权的主张,一直没有得到社区相关组织的关注和支持。
社区是一个工作点,是一个相互支持的系统,是一个需要得到实现和社群政策倡导的基地。本案件中的当事人所面临的问题是基本的生存和安全问题。但是在十年中,其作为人最基本需求的财产权并没有被识别、关注,其权利主张也没有得到社区的相关支持,其要求就更谈不上实现。这种现象的发生,除了对女性权利的集体无意识外,还有就是社区组织缺乏对妇女财产权保护的敏感、支持功能上的缺失。
   
三、当事人对社会救助体系缺乏了解,使其诉求长期得不到满足
    在我国权利救助体系的设计中,有行政救助、司法救助和社会救助等多种资源途径。而本案件当事人在长时间的寻求权利保护过程中,一直在同一个层面上打转,也就是在社会救助体系不能满足自身需要的基础上,基本上不知道其他的权利救济途径。由于当事人对救助途径缺乏全面的了解,在农村也缺乏信息方面的支持,所以,不仅不能及时地救助自身的权利,而且也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导致对信念特别是法律信念的动摇和心理衰竭,极大地损害了自己的身心健康。
    发现引发上述问题的原因以后,笔者认为在今后的工作中应该就预防、发展和救助方面开展工作。
   
一、以民族社区为工作点、以“典型案例”开路,开展“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宣传教育活动
    民族是在一定的历史上形成的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和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共同体。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非常光辉的别具特色的文化。在这里我们要强调的是,在民族社会共同发展和繁荣的过程中,少数民族地区的妇女同样做出了巨大付出和贡献,在民族发展进程中她们同样应该享受法律和政策带来的实惠。因此,在今后贯彻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过程中,应该将社会性别平等意识的宣传教育作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以“典型个案”开路,让社区群众从个案中发现问题、分析问题、研究和认识问题,从而改变一些定势的思维方式,并从民族社会男女两性的发展、和谐来提高对妇女价值的重视和认同,为妇女生存、发展、参与、保护创造一个有力的认同环境。
   
二、加强村民自治组织的能力建设,使其发挥应有的功能和作用
    村民委员会是农村社区设立的,由村民群众依法办理自己事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是村民发挥自治功能,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一种组织形式。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其主要的任务是(一)宣传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教育村民履行依法应尽的义务,爱护公共财产,开展多种形式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活动;(二)办理本居住地区村民的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三)调解民间纠纷;(四)协助维护社会治安;(五)协助人民政府或者它的派出机关做好与居民利益有关的公共卫生、计划生育、优抚救济、青少年教育等项工作;(六)向人民政府或者它的派出机关反映居民的意见、要求和提出建议。可见法律对村民委员会的职责有严格的法律界定。所以,在下一步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中,应该从农村民主法治建设的角度,加强村民委员会使命、责任、社区工作理念、工作模式的强化和宣传,提高其服务社区的主体意识、法治意识等,根据法律的要求,严格履行责任,使其功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使国家的法律政策得到有效的贯彻执行,使每一个村民的合法权益都得到有效的保护,而不是将其排除在社区的保护之外。
   
三、以权利为目标,注重开展农村妇女诉权意识及能力
    在农村财产权利的保护过程中,我们一定要以权利为目标开发少数民族妇女的救助意识特别是求助的程序意识。以权利为目标的一个最大好处就是能够让农村妇女清楚地知道权利后面的责任承担者是谁,从而避免寻求保护过程中的盲目性。了解、明确救助的途径和方法,有便于农村妇女根据实际情况和具体需要选择适合于自己的救助方式,或在一条途径受阻的时候,可以尝试另外一条途径,直到救济资源用尽。所以,笔者建议在第五个五年法制宣传教育中,应该结合农村的实际需要,以权利为目标,最大限度地开发女性对法定责任部门的认识,同时还要宣传社会救助、行政救助、司法救助的具体途径,克服法律实体权利与程序权利不对称、不吻合的状况。有关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2005年7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有一个重要的司法解释。该解释明确了受理与诉讼的主体;家庭承包纠纷的处理;其他方式承包纠纷的处理;土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及土地经营权纠纷、继承纠纷处理四个方面的问题。这对农村妇女来说,是一个最有效的保护自身合法权利强有力的工具。所以应该在农村社区开展广泛的宣传,使妇女能够识别每一个规范性文件给自己权利带来的影响,以便在问题发生时能够有效地整合自身积累的资源,为自身发展服务。
更多相关信息:
 >>    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人身、财产权保护问题应该引起关注
 >>    创立妇女儿童保护中心? 提高维权工作的可及性
 >>    浅谈对农村少数民族妇女财产权的保护
 >>    从彝族村寨个案调查看农村妇女财产权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