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资源分享 : 信息内容
     资源分享 >>更多
行人路权
作者:匿名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无路可走是我们每天生活的写照,还要默默忍受吗?”
    “台北的人行道做得那么漂亮,号称最幸福的新竹市,小朋友想要走路上学,竟无路可走!”从小在新竹长大的黄钧铭,深深体会新竹人无路可走的痛苦,曾在一年内写了数十封投书、检举信给各政府部门,结果总是石沉大海。最后成立台湾第一个“行人优先协会”,通过学习社区集体力量,主动争取行人路权,让学童少了许多危机四伏的马路虎口。
    曾在台扬科技担任业务副总的黄钧铭是土生土长的新竹人,五十一岁。自新竹中学毕业后,到台北读大学、研究所,之后再回新竹工作,对新竹有深厚的感情。早年他经常接待来自岛外客户,外宾们走出美丽的饭店,总是面临无路可走的窘境。由于饭店旁的骑楼已被摊贩、机车占据,摊贩在骑楼杀鸡宰鹅,脏水洒了一地,臭不可闻,令他觉得很丢脸。
    新竹科学园区是台湾经济发展过程中最闪亮的一颗钻石,不过,园区内外景观全然不同,有如两个世界。黄钧铭感叹,从光复路至东大路、武陵路,总长度约五公里,沿线有七所中小学,将近四万名师生,还有许多上班族每天利用这条主干道上下班。由于没有人行道,或人行道被机车占据,经常出现人车争道的情形,险象环生。他想知道:“为何在新竹这个人人称羡的科技城,走路却变成一件痛苦且危险的事?”
    有一年,发生了一件让黄钧铭非常气愤的事。一位妇女穿高跟鞋走在新竹的东门城护城河旁的石板上,鞋跟被卡住后跌倒,有“议员”批评这条石板路是“堕胎路”,要求市政府把这条石板路铲平,换成柏油路。黄钧铭认为,新竹的步道已经够少了,石板路是新竹的历史记忆,不应该破坏。他决定出面号召市民,为自己争取路权。他主动向该“议员”沟通,并与社区居民共同发起抢救石板路运动,终于成功保存这条古迹级的石板路。
    “无路可走是我们每天生活的写照,还要默默忍受吗?”黄钧铭通过网络的传播,意外号召了一群教授、医师、建筑师、工程师与家庭妇女们热心参与。“行人协会”在2004年11月13日顺利成立。大家原本互不认识,但是因为无路可走而“郁闷”很久了。他们要通过民意代表与教育宣导的力量,要求政府把“路权”还给行人。
    获选为第一届理事长的交通大学资讯工程系副教授陈昌居说,欧、美、日等国家愈来愈重视行人权益,各国政府努力拓宽人行道,建设行人徒步区,降低市区或社区的行车速度以维护行人的安全。遗憾的是,台湾的都市计划却与岛外主流趋势背道而驰,以新竹市的行人环境为例,到处充满了障碍。
    “我的小孩要上小学了,我家到学校走路只要十分钟,却没有人行道可以走!”交大物理研究所教授高文芳指出,由于没有人行道,家长们被迫开车接送小孩上学,结果造成校门口前交通堵塞,废气冲天,既不经济也不环保。得知“行人优先协会”准备成立的消息,高文芳欣然参与并通过协会的力量向议员反映,后来建功国小同意在学校周围开辟人行道。他说,未来要继续督促更多的学校主动改善周边的人行道,让更多的儿童可以走路上放学。
    “行人优先”的标语满街都有,不过,真正当一回事的驾驶人却不多,政府部门也不例外,迄今各县市没有专责规划人行道的单位。新竹市行人优先协会成立五年来,在成员们热心推动下,让新竹市增加了不少人行道,例如科园国小、载熙国小的通学桥、旧社国小周围新建人行道,让儿童可以安全走路上放学。
    新竹市“行人优先协会”的成立,凸显出马路长期被车辆霸占,最弱势的行人被逼得无路可走的老问题。黄钧铭提及,马英九在台北市长任内施行“以人为本”的交通政策,每年编列预算兴建维护人行道,让台北市民有路可走。既然台北市行,其他县市为何不行?他希望马英九别忘记“以人为本”的交通策略,让全台湾的行人都能走得顺畅,走得安心。
    一个现代化的都市,应该具备完善的人行道网络,让市民有路可走,推广健走不遗余力的纪政也感叹台湾的人行道规划非常不理想,近年积极为健走运动争取“行人路权”。

    延伸阅读
    走路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运动。
    “走路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运动。”希望基金会董事长纪政自2002年开始推广健走,这位曾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女人,如今成为健走最佳代言人。她说,健走让她在六个月内甩掉二十公斤肥肉,竟然可以重新穿上年轻时的美丽旗袍,并换上比选手时期还小一号的牛仔裤,同时摆脱尿失禁的困扰。那种感觉实在太棒了。
    “你今天走几步?”这是希望基金会的同仁们每天的问候语,同事间比赛,谁先走到一百万步。纪政说,这一点都不难,每天一万步,一百天就是百万步。希望基金会总监连锦坚指出,他们特别设计了“健康存折”,鼓励每个人完整记录自己的走路经验。
    纪政熟识的朋友都知道,她随身携带一个“钻石计步器”,这是同仁送她的生日礼物。原来,热心的她经常把计步器送给朋友,结果却无法累积自己的步伐,因此同仁特别在这个计步器刻上“纪政”两个字,这个计步器非她莫属。她随时挂在嘴上的是“没事就多走路,多走路就没事”。
    纪政说:“不走路,人生会失去许多乐趣。”她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晚间十点走在古坑乡间小路上,一场雨过后,她无意间在竹叶上发现了串串露珠,闪闪发亮,有如人间的钻石,那晶莹剔透的美景,让她永难忘怀。她说,走路也是彻底检视自己的时候。许多都市人因为太忙而没有时间走路,往往错失了人生最美的风景。
    希望基金会总干事黄纯湘因为一场五十公里的健走,彻底改变了生活态度。“走完五十公里,所有的距离都不再是距离。”黄纯湘说,那次的健走经验令她终身难忘,也发现了台北的美。以前上班时要换一次公车,经常抱怨,现在她只搭一趟公车,其他路程留下来走路,她感到很幸福,也不抱怨了。
    对于健走的经验,纪政有说不完的小故事。路上一位患有糖尿病的妇人对她说:“谢谢你救了我一命。”原来这位妇人养成每天健走的习惯,结果血糖竟然控制住了。一位年轻女孩子见到纪政,随口说出健走的口号:“每日一万步,健康有保固。”这些点点滴滴,都让她感到无比惊喜。
    健走在日本风行了三十年,在台湾只有短短八年历史。纪政感慨说,在台湾推广健走运动,最大的挫折是缺乏安全的步道。在岛外,一切以行人优先;在台湾,行人却是最弱势的。以2009年元旦“希望基金会”在台北双溪公园举行的万人健走活动为例,溪畔的步道上标志“自行车专用道”,行人走在上面反而被自行车族按喇叭,很不舒服。试问,行人要走在哪里呢?当初为何没有规划行人专用道呢?
    经常到岛外参加健走活动的纪政说,日本冲绳、法国塞纳河畔的人行道竟然比马路来得宽,尤其冲绳的人行道,宽度比两个人张开手臂还来得宽,走在这样的人行道上,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她还特别拍了照片带回岛内,因为这样的情况在台湾几乎找不到。
    台北市的人行道规划也有很大缺失。纪政说,一个健康的城市,至少要有安全舒适的人行道。因为,走路是最基本的交通工具,也是最好的运动。她很担心,台湾的学生不走路上学,多由家长接送,长期缺乏运动,体能都变差了。为了同胞的健走路权,她积极向马英九建议,应尽全力提供一个安全的人行道网络,让健走变成大家普通的运动习惯。
辞典——行路权
    行人路权是基本人权之一,行人应是道路的主角。政府应重新分配行人与汽车、机车的道路使用权,建立以人为本的交通政策,重建人性化城市。
    二十世纪中期以后,西方各大城市的汽车逐渐泛滥成灾,车祸频仍导致大量伤亡,人们太依赖汽车反而健康恶化,更造成环境污染与能源危机。北欧及西欧的市民因此开始反省“街道”及“行人”在都市中的角色,许多欧洲城市发展出完整的步行及脚踏车系统,“行人优先”不只是抽象的概念,而是人们每天生活的内容,安全舒适且完整的步行环境则是都市中心区重返荣景的关键。连一向强调汽车文化的美国也自1980年开始追随欧洲的脚步。

    相关信息
    以人为本 欧洲推广生活街区
    欧洲工业化较早,都市在五十年前就挤满了汽车,都市人天天饱受塞车之苦,实在受够了。经过不断的反省与改革,许多城市建立行人徒步网,市容慢慢改观。中原大学景观系教授赵家麟指出,街道是可以改造的,英国伦敦、荷兰阿姆斯特丹有许多街道改造成功的案例。除了高速公路之外,几乎找不到一条街没有人行道。
    欧洲生活街区
    欧洲在三十年前就有学者提出生活街区的概念,主张这是“我们的家”,在这个区域内设置路障、车阻、让汽机车速度降到十五至二十公里以下。当汽机车进入街区后,车速自动慢下来,对于散步的老人与玩耍中的儿童,就不会那么危险。
    荷兰中央车站前
    荷兰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前的街道,在三四十年前挤满车辆,如今阿姆斯特丹中央车站前不是挤满各式车辆,而是充满行人、脚踏车、人力计程车与电车,私人汽车数量极少。都市广场上演着街头表演,成为健康、节能、迷人的城市。
    欧盟行人权利法案
    欧盟1998年通过行人权利法案,明确规范政府应该改善走路的条件,以营造有利于走路的环境。主要从都市规划与管制土地开发着手,其次是将行车的速度全部限制在三十公里以下,例如奥地利Graz城市很早就全面实施每小时三十公里的速限。
    国“健走波士顿”
    美国第一个以行人优先的非营利组织是健走波士顿(Walk Bos-ton),成立于1990年,目前全美已有三十多个行人优先协会。他们成立的宗旨是督促政府建立安全舒适的人行道,提倡健走。由于美国儿童肥胖比例太高,他们鼓励儿童走路上放学,增加日常的运动量。
    我们能否这样做
    政府:推动“以人为本”的交通政策,改善走路环境是促进健康,节能减碳最有效的方法,政府应该设置专责单位,负责行人政策规划。推动交通平等立法,加强修建人行道走路是最基本的交通工具,应立法保障走路与其他交通
    工具拥有平等路权。   
    企业:主动认养步道、支持公益性组织推动改善行人环境,可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利人利已。
  个人:要求政府把路权还给行人。社区居民可以主动调查走路环境的问题,督促地方政府积极改善人行道。
                                                           ——摘自《读库》

更多相关信息:
 >>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境儿童的保护工作
 >>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    农村低保政策小问答
 >>    常见新型毒品及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