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我们的工作   照顾者的故事 全集 : 信息内容
     我们的工作   照顾者的故事 全集 >>更多 >>更多
一个单亲外婆的故事
作者:匿名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南朗河村委会三组  张小四 

  走进一家看起来很不错的院子,屋前的晒场是用水泥打起来的很光滑,也很干净,院墙是用砖头砌起来的,给人一种整齐的感觉。院子里的两间房很新,我想主人家在当地应该算是经济条件还不错的人家。                               
   一个老年妇女把我带进了屋子,她告诉我她叫张小四,是外孙张剑峰的阿婆,孙女李燕红的奶奶,今年有59岁了。张小四有3个儿女,老大、老小是女儿,老二是儿子,她已经单身十多年了,是一个单亲外婆。她曾被法轮功迷惑,丈夫和儿女劝她说这是骗人的把戏,可她执迷不悟,无奈之下绝望的丈夫与她离了婚,是法轮功害了她!现在住的房子是儿子盖的,宅基地是她的,旁边这间房是三女儿现在的男友盖的,儿子的就只有我们谈话的这间不大的房子。最近张小四的脚疼了好几个月了,去勐海县医院看了后,医生说是骨质增生,没有什么特效药,这几天疼得更历害,干不了活,要不然今年的茶叶价格好她今天早去摘茶叶了。张小四前两年还患上了高血压,现在每天都要靠吃降压药维持。
   说起外孙张剑峰的事情,她叹了一口气说她不仅管着张剑峰,同时还照顾着儿子才3岁的女儿李燕红,她一个人照顾着两个孩子,真的很辛苦。张剑峰是小女儿的儿子,小女儿家有一亩水田和几十棵茶树,土地太少,家里穷,但主要是小女婿爱喝酒,而且有酒瘾,喝了就打女儿,家里经常是乌烟瘴气,鸡飞狗跳。有一天晚上,女婿喝多了还抓起家里的火药枪要杀女儿,吓得女儿躲到了外边,连觉都不敢睡。实在没有办法在张剑峰两岁时,小女儿只好背井离乡离家出走,迫于生活,孩子只好留给了张小四抚养。女儿在外流浪了8年,去年她回来与女婿离了婚,又找了一个男人,现住在景洪。小女儿离开儿子的时间太长,对他没有什么感情,有时孩子的爸爸也会来看他一下,但从来没有拿过钱给张小四。小女儿的男人是一个很计较的人,要是女儿拿钱给张小四,那个男人就会骂女儿,他很不关心这个孩子。儿子因为可怜侄儿,就让她带着张剑锋一起住在这里。现在孙子在南朗河小学读3年级。
   张小四刚领张剑峰时,他身体很差,气管炎经常发作,张小四就按时给他吃饭,常做些轻淡可口的饭菜给他吃,加强他的营养。经过这两年的调理,他的身体才慢慢好了起来,现在就是脾胃功能差些,人有些瘦,但身体好,气管炎也没有发了。外孙很听话,不让她操心,喊他做事,他会做。为了生计,原先张小四身体好时,就上山种甘蔗,因为地太远,当天回不来,只得在山上过夜,张小四就让外孙到姨妈家吃住,他就去姨妈家,从来不乱跑。张剑峰回来,会放好看的电视给张小四看,令张小四很开心。去年他还考得全班第一,这个学期只考得50多分,这让张小四很着急,因为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很难有出息。于是张小四就与外孙一起找原因,外孙说主要是小伙伴来找他太多,他有些贪玩,成绩就掉了下来,外孙说他要争取下一次考得好一些。去年学校流行麻疹病毒,外孙被感染了,一直发高烧,张小四就带他到镇卫生院住院,一个星期后他才好了起来。因为张小四为他办了农村新型医疗保险,所以家里没有花多少钱。女儿不领儿子,也不关心儿子,张小四拿她也没办法,不过外孙心里很清楚谁对他好,常常说外婆对我最好了。
   就在我们聊得投入的时候,张剑峰放学回到家里,不认生的他紧挨着我坐了下来。好一个乖巧、老实的孩子。我问他能帮阿婆做什么?他大大方方地说会洗碗、烧开水,会扫地,自己会洗头、洗澡。会关心阿婆,有时候阿婆脚疼,就扶阿婆进家,阿婆太累睡着了就帮她盖被子,还帮她按摩脚……在学校会捡垃圾、扫地,同学不会写字,就帮他们写字,还会教他们做作业。张剑峰说阿婆没有多少钱,放假的时候他就到镇上摘茶,挣得的钱交给阿婆用来供他读书,有时一天能挣得七八元。张剑峰说是阿婆每天煮饭给他吃,帮他洗衣服,是阿婆从小把他养育到现在,他很喜欢阿婆,他离不开阿婆的关心和照顾。
  因为儿媳妇嫌种甘蔗太苦了,不愿意下地干活,又嫌家里经济不宽裕,不愿意待在这里,才生下女儿李燕红就跟人走了,已经三年了。前不久回来了一个月,儿子还以为她不走了,一家人可以安心过日子了,结果她又跟人走了,丢下了幼小的女儿。现在张小四每天还要帮小孙女洗澡、喂饭和洗衣服,吃喝拉撒她都要管。儿子为了养活全家人每天要出去种地或找零工做。前几天小孙女感冒发烧,还引发了肺炎,喘的不得了,张小四就每天领着她去卫生院打吊针,这两天好多了。孙女一生病,张小四就要打电话给儿子,儿子不管去哪里都会回来看女儿。
   张小四说作为婆婆她不是什么难处的老人,也不斤斤计较,她对儿媳妇还是不错的。家里能做的事她尽量做,能帮儿子省的她就省,但儿媳妇嫌家里穷,扔下幼小的女儿还是跑了。而小女儿自己苦不得钱,靠男人养活,只能看男人的脸色行事,对孩子心有余而力不足。张小四只得替代他们的亲生母亲抚养这两个孩子。张小四说她要让外孙和孙女吃饱,让他们长大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过日子,她不要外孙和孙女回报什么,只要两个孩子记得外婆、奶奶没有抛弃他们,是她把他们养大成人的就行了。张小四就是这样一个人,以前姐姐生了儿子,后来又得了精神病,1983年姐姐不在了,1987年姐夫又得脑血栓离开了人世,当时侄儿只有7岁,没有人管,张小四就把侄儿接到家里来养,直到他长大成人。
   张小四家有5亩甘蔗地,因为在山上,所以产量低,比不得坝子上的。她和儿子就靠这点甘蔗地,勤俭持家积攒了一点钱,又和亲戚借了些钱盖了这间房子,现在还欠了儿子他大伯家几千元的建房款。家里还有两亩的茶叶地,就供养外孙和孙女。以前身体好还差不多,最近脚疼,就靠儿子外出打工挣钱来买药。还好儿子不懒,会帮人家砍草,一天也能挣几十元,还帮老板栽电杆、拉电线补贴家用,反正是家里有活计就在家里做,忙完家里的就喊上几个伴去换工挣钱,一年四季都不得闲,就是媳妇没有找好。张小四说像儿子这样不喝酒,不打人,只会做活计的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
   张小四与儿子住在一起,儿子虽然苦不得多少钱,但对张小四很孝顺,从来没有骂过她,而且还待得下来张剑峰。为了不增加儿子的负担,张小四为自己买了农村养老保险,也为外孙和孙女买了农村医疗保险。她说无论如何这些保险费她都要苦钱来交,要不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成了儿子的负担,而且外孙、孙女要是病起来,她可以少出钱。去年政府给她家享受了低保,得了2000多元,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他家的经济压力,对此她非常感激。可是,孩子是自家的也不能什么都靠国家,自己有能力的时候一定要尽全力将孩子养大。张小四希望这样简单的道理小女儿以及媳妇能够尽早明白。
        

更多相关信息:
 >>    前 言
 >>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    一个既是父亲又是儿子的拉祜族汉子
 >>    一个坚信自己能把孙女养大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