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我们的工作   照顾者的故事 全集 : 信息内容
     我们的工作   照顾者的故事 全集 >>更多 >>更多
一个既是父亲又是儿子的拉祜族汉子
作者:匿名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纳京村委会五组  木小森

   木小森是纳京村委会五组的农民,听他不紧不慢的讲话语气,就知道他是那种性格很温和的人。木小森说自己结婚前曾在勐海县城打工了5年,抬木料、搞装修、刷油漆、做泥瓦匠等学会了一些建筑活计,现在村里村外有盖猪圈、厕所、粉墙、砌围墙之类的活计就会来找他,他算是这一带的手艺人。                                    
   我知道要跟他谈的话题会让他想起从前,于是就向他说明了来意,希望得到他的谅解。木小森说没有什么关系,这些年来从来没有谁来问过他这些事,有苦也只能装在心里,今天倒是可以把苦水倒出了。
   打开了话匣子,木小森说他和妻子结婚后很少吵架,妻子在时家务事她都能做,还会跟着他到田里种甘蔗,一家人的日子还过得去。虽然妻子在他眼里不是那种很聪明的人,但他不嫌弃,因而夫妻关系还不错。
   他们夫妻俩生了两个儿子,老大叫木改青,已经18岁,从勐海职业高中毕业后,虽然很想上大学,但家里实在供不起,儿子就没去高考,现在他在勐海县城打工,有时回来,会拿点钱给木小森,但儿子的收入不高,帮不了家里什么。老二叫木改勤,12岁,在纳京小学读6年级,成绩一般。木小森说孩子的妈妈是得风湿心脏病死的,她走时,老大有7岁,老二才1岁多。本指望50多岁的父母能够帮自己领孩子,可不到一年孩子的奶奶也因病去世了。一年不到,家里一下不在了两个大人,木小森的爸爸倍受打击,成天精神恍惚,身体越来越差,自己都需要人照顾,就不要说帮他照顾两个孩子了,生活的重担就全部压在了木小森的身上,他既要当爹又要当妈,还要当儿子。勐阿最适合种的就是甘蔗,因为缺乏人手,又需要投入很多劳力,山坡上的11亩甘蔗地实在是没有办法种了,还好他会手艺活,就靠给周围的村民做些建筑活计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木小森盖猪圈,用空心砖要6天的时间,用红砖就要十多天,有活计时一天也能苦50到60元。如碰到雨季他就去地里种包谷,收了包谷就养猪,现在家里养了一头母猪,还下了4头小猪仔。
   那时村里有学校,交点学费,就给老大去上学,花费也不高,孩子还能回家吃饭,老师看他家实在太困难,还会减免一些费用。小的就背着去做活计,到了人家就让他在地上爬着玩,木小森边砌围墙边看着小儿子,生怕他有什么意外,要是儿子一哭起来,还不能不带他一下,哄他一下,找点东西给他吃,结果一天下来也做不了多少活计。小儿子就是这样跟着木小森四处奔波,在地上爬大了。老婆去世两年后父亲又得了高血压,身体好时,还会帮着煮煮饭,血压高时就什么都做不了。当时木小森只有37岁,老婆不在了,想找一个老婆,但有两个孩子再加一个生病的老父亲,拖拖拉拉的,负担太重,也没有人想跟他结婚。
   这些年他们一家4 口人相依为命,作为家里顶梁柱的木小森,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有做不动活计的时候,也时常身无分文。但他说生活不好,命运不好也不能成天怨天尤人,愁眉苦脸的,因为全家人都看着他,要是他那种样子,孩子和父亲就更没有盼头了。他不能在他们面前沮丧和唉声叹气,他也不能垮掉,因为他要垮了爸爸和两个年幼的孩子靠谁去。于是不管怎样,他都要装出很坚强的样子硬挺着去做活计。孩子的妈妈不在了,他得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和做儿子的义务。
   农村每一个季节都有不同的农活,不适合做农活的时候他就到附近村寨找零工做。前几年孩子还小的时候,伤风感冒,没有钱看病,他就抱着一只鸡带着孩子到镇上,卖鸡的钱就给孩子看病,因为家里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卖的。还好两个孩子身体还可以,帮他省了不少心。记得孩子的妈妈去世后不久,小儿子常常尿床,为了不让小儿子尿床,晚上他总要起来好几次给小儿子把尿,而白天做活计摸冷摸热,加上休息不好,没有多久木小森就病倒了。有6个多月,不扶着东西他根本无法站得起来,手脚都是麻木的,连碗都端不了。不能照顾孩子和父亲不说,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自理了。旁边的亲戚不忍心就端饭来给他一家老小吃,二儿子只能靠邻居带着,家里又穷还没有钱去看病。亲戚看他一生病,全家都乱了套,实在是可怜他,就到处找草药给他包、给他吃,有时亲戚还给他几块钱,木小森就赶快拿着去打针。卫生院、懂草药的人家不知道去了多少趟,不知道吃了多少药,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能试的也试了,半年后他才慢慢好了起来。这场大病后,木小森的身体逐渐好起来,近几年来也没有什么大的毛病。
   现在,木小森每个星期都要送老二去学校,放学了就让他自己回家。两个孩子的性格都像木小森一样的温和,要是木小森话说重了,他们就会哭,所以木小森不管遇到什么也很少向他们发火。大儿子老实,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回家,会帮木小森挖地,种包谷,会收拾碗筷。小的也勤快,有时木小森太累了,两三天都没有洗碗,他一回家,会主动把碗洗干净,还会扫地。两个孩子从来不和木小森吵架。木小森要求两个孩子要节俭,因为家里不宽裕,但小儿子有时还是会来向他要钱,木小森就说,他没有钱。有时小儿子要20元,木小森都拿不出来,就只好告诉他实在是没有。木小森知道小儿子看到人家吃零食,很想吃,但家里的条件不允许,他满足不了他的愿望,这时木小森会很伤心。有时木小森每个星期能给小儿子20元,有时就只能给他10元,小儿子很懂事还会剩下1元或2元回来。记得有一次小儿子回来说要去勐阿打篮球,要100元,当时木小森只有50元,他就让木小森想办法去借,说慢慢还给人家,后来木小森做到了。小儿子回来后,木小森问他这100元是怎样花的,小儿子说买了一件衣服和一双球鞋,买了一点吃的,还剩下10块。孩子没有乱花钱,木小森就放心了。小儿子喜欢玩具,有时带他去镇上,他要是爱着的,也不直接说想要,只会说这个东西很好。2013年春节前,木小森从来没有用过手机,大儿子就用自己苦的钱买了一个给他,说这样他与家里联系方便,这让木小森很高兴。
   木小森说自己是一个男人,再苦再穷,也不能丢下孩子,如果他像别人那样一走了之,两个孩子受罪不说,还拖累老人,他到外边活得再好也没有什么意义。他希望自己的运气好些,能够挣到很多钱,争取让小儿子去外面读大学,因为自己生活的那个年代没有条件好好读书。要是自己有些知识,再凭着心灵手巧的天分,说不定他会有更大的能耐,生活也许会是另外一个样子。所以他要求小儿子至少要读到高中毕业,然后努力去争取更好的生存环境,因为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木小森给还自己设立了一个目标:在父亲的有生之年,盖起一座新房子。因为父亲老了,没有住过新房,木小森想让他享受一下。木小森就是这样一个父亲和儿子。生活中虽充满无尽的苦难,但他却从容、接受、坚持、永不放弃。

更多相关信息:
 >>    前 言
 >>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    一个坚信自己能把孙女养大的老人
 >>    一个年轻的拉祜族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