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资源分享 : 信息内容
     资源分享 >>更多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的基本内容
作者:匿名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新刑事诉讼法第五编第一章共11个条文,明确了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6字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8字原则,构建了社会调查、附条件不起诉、犯罪记录封存等7项制度。
  (一)专人办理制度。新刑事诉讼法第266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当保障未成年人行使其诉讼权利,保障未成年人得到法律帮助,并由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承办。该条规定明确指出了三大机关在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对办案人员的专业素养提出了特定的要求,充分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刑事司法保护。
  (二)法律援助制度。新刑事诉讼法第267条规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根据该条规定,法律援助适用阶段将延伸至侦查、审查起诉环节,同时指派法律援助的义务机关将扩大至公安、检察和法院三家。
  (三)社会调查制度。社会调查制度是许多国家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惯例,是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程序贯彻刑罚个别化和全面调查原则的具体体现。新刑事诉讼法第268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根据情况可以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长经历、犯罪原因、监护教育等情况进行调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1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侦查机关或者辩护人委托有关方面制作涉及未成年人的社会调查报告的,调查报告应当在法庭上宣读,并接受质证。《人民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第12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应当根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涉嫌犯罪的事实、主观恶性、有无监护与社会帮教条件等,综合衡量其社会危害性,确定是否有逮捕必要,慎用逮捕措施,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见,社会调查报告已是侦查机关对涉罪未成年人采取取保候审,检察机关决定逮捕、法院定罪量刑的依据之一。
  (四)分押分管制度。新刑事诉讼法第269条规定: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严格限制适用逮捕措施。对被拘留、逮捕和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应当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根据该规定,对被拘留、逮捕和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应当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其实质包括三个方面内容:一是对未成年人适用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时,要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别关押看管;二是对未成年人的生效判决、裁定的执行,要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开执行刑罚;三是对服刑的未成年人要采取特别的教育改造措施。
  (五)法定代理人到场制度。新刑事诉讼法第270条规定:对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讯问和审判时,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无法通知、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的,也可以通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其他成年亲属,所在学校、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或者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到场,并将有关情况记录在案。该条规定确立了讯问和审判未成年人时,其法定代理人必须到场制度。区别于1996年版刑事诉讼法第14条第二款“对于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在讯问和审判时,可以通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新刑事诉讼法将原来的“可以通知”改成“应当通知”,并扩大了到场人的范围;同时,询问未成年被害人、证人时,也应当通知其法定代理人到场,法定代理人无法到场时应通知合适的成年人到场。
  (六)设立了未成年人的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第271条的规定,对于未成年人涉嫌刑法分则第4章、第5章、第6章规定的犯罪,即涉嫌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侵犯财产以及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但有悔罪表现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人民检察院在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以前,应当听取公安机关、被害人的意见。对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公安机关要求复议、提请复核或者被害人申诉的,适用本法第175条、第176条的规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人民检察院决定附条件不起诉有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起诉的决定。这一规定充分体现了未成年人刑事司法非刑罚化的处理原则。理解这一规定,需要注意几个问题:第一,适用的案件范围是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侵犯财产以及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案件;第二,犯罪嫌疑人可能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第三,犯罪嫌疑人有悔罪表现;第四,在程序上,应当事先听取公安机关、被害人意见。但该项仅属于程序条件,并非实质要件,不影响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若公安机关、被害人有异议,可以在附条件决定作出后申请复议、复核或者申诉;第五,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适用附条件不起诉没有异议。这与新刑事诉讼法第173条第2款规定的酌定不起诉不同。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第177条的规定,对于人民检察院作出酌定不起诉,被不起诉人如果不服的,只能向人民检察院申诉。 
  (七)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设立犯罪记录封存制度是新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的一项重大突破,是对多年来“未成年人犯罪记录消灭制度改革”试点经验的肯定。第275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18周岁,被判处5年以下刑罚的犯罪嫌疑人,应当对犯罪记录予以封存,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进行查询的,应当对被封存的犯罪记录的情况予以保密。该项制度在消除犯罪标签效应的同时,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再社会化,对于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的治理具有深远的意义。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的基本内容  
作者:匿名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新刑事诉讼法第五编第一章共11个条文,明确了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6字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8字原则,构建了社会调查、附条件不起诉、犯罪记录封存等7项制度。
  (一)专人办理制度。新刑事诉讼法第266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当保障未成年人行使其诉讼权利,保障未成年人得到法律帮助,并由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承办。该条规定明确指出了三大机关在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对办案人员的专业素养提出了特定的要求,充分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刑事司法保护。
  (二)法律援助制度。新刑事诉讼法第267条规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根据该条规定,法律援助适用阶段将延伸至侦查、审查起诉环节,同时指派法律援助的义务机关将扩大至公安、检察和法院三家。
  (三)社会调查制度。社会调查制度是许多国家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惯例,是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程序贯彻刑罚个别化和全面调查原则的具体体现。新刑事诉讼法第268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根据情况可以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长经历、犯罪原因、监护教育等情况进行调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1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侦查机关或者辩护人委托有关方面制作涉及未成年人的社会调查报告的,调查报告应当在法庭上宣读,并接受质证。《人民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第12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应当根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涉嫌犯罪的事实、主观恶性、有无监护与社会帮教条件等,综合衡量其社会危害性,确定是否有逮捕必要,慎用逮捕措施,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见,社会调查报告已是侦查机关对涉罪未成年人采取取保候审,检察机关决定逮捕、法院定罪量刑的依据之一。

    (四)分押分管制度。新刑事诉讼法第269条规定: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严格限制适用逮捕措施。对被拘留、逮捕和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应当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根据该规定,对被拘留、逮捕和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应当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其实质包括三个方面内容:一是对未成年人适用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时,要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别关押看管;二是对未成年人的生效判决、裁定的执行,要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分开执行刑罚;三是对服刑的未成年人要采取特别的教育改造措施。
  (五)法定代理人到场制度。新刑事诉讼法第270条规定:对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讯问和审判时,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无法通知、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的,也可以通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其他成年亲属,所在学校、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或者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到场,并将有关情况记录在案。该条规定确立了讯问和审判未成年人时,其法定代理人必须到场制度。区别于1996年版刑事诉讼法第14条第二款“对于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在讯问和审判时,可以通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新刑事诉讼法将原来的“可以通知”改成“应当通知”,并扩大了到场人的范围;同时,询问未成年被害人、证人时,也应当通知其法定代理人到场,法定代理人无法到场时应通知合适的成年人到场。
  (六)设立了未成年人的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第271条的规定,对于未成年人涉嫌刑法分则第4章、第5章、第6章规定的犯罪,即涉嫌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侵犯财产以及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但有悔罪表现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人民检察院在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以前,应当听取公安机关、被害人的意见。对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公安机关要求复议、提请复核或者被害人申诉的,适用本法第175条、第176条的规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人民检察院决定附条件不起诉有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起诉的决定。这一规定充分体现了未成年人刑事司法非刑罚化的处理原则。理解这一规定,需要注意几个问题:第一,适用的案件范围是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侵犯财产以及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案件;第二,犯罪嫌疑人可能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第三,犯罪嫌疑人有悔罪表现;第四,在程序上,应当事先听取公安机关、被害人意见。但该项仅属于程序条件,并非实质要件,不影响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若公安机关、被害人有异议,可以在附条件决定作出后申请复议、复核或者申诉;第五,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适用附条件不起诉没有异议。这与新刑事诉讼法第173条第2款规定的酌定不起诉不同。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第177条的规定,对于人民检察院作出酌定不起诉,被不起诉人如果不服的,只能向人民检察院申诉。 
  (七)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设立犯罪记录封存制度是新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的一项重大突破,是对多年来“未成年人犯罪记录消灭制度改革”试点经验的肯定。第275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18周岁,被判处5年以下刑罚的犯罪嫌疑人,应当对犯罪记录予以封存,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进行查询的,应当对被封存的犯罪记录的情况予以保密。该项制度在消除犯罪标签效应的同时,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再社会化,对于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的治理具有深远的意义。
 

更多相关信息:
 >>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境儿童的保护工作
 >>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