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社工空间 : 信息内容
     社工空间 >>更多
我们非常期待……
作者:小林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勐阿镇隶属勐海县,距离县城有40多公里,全镇主要以种植甘蔗和茶叶为主,经济不是很发达。但勐阿却是一个风景秀丽,自然生态保护得比较好的乡镇,每次来勐阿沿途一路都不禁会为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赞叹和倾倒。因为前段时间中心曾针对镇里的困境儿童做过一些调研工作,为了更进一步的弄清情况,我们利用周末的时间,来到勐阿镇。
  由于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所以我们没费太大的劲就找到了困境儿童王某某的家。她的家在勐康村委会小新寨6组,这是一个汉族寨子,人家不多也就40来户,从寨子的住房来看,村民的生活条件并不富裕。
  很巧,王某某的大爹大妈都在家。她们家的房子与其说是住房不如说是一间简易房,房子的墙是用空心砖砌的,屋顶是用石棉瓦盖的,面积不大,一家人就挤住在这里,屋外搭建了一个小偏厦是做饭做菜的地方。大爹说本来指望今年的甘蔗收成好了就准备盖房子,但年初持续的干旱,甘蔗不仅长得不高又长得不好,让全家人的希望破灭了。
  从大爹的口中我们得知,王某某的父母过世时,才有3岁的她就和大爹、大妈一起生活了。大爹是个手艺人,会装修房屋,大妈原和大爹在外打工谋生,因为家庭的变故,他俩不得不回家务农。大爹家有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儿,在勐阿中学上初一,小的是儿子才7岁,上小学一年级。原来这个家有8口人,今年3月王某某的爷爷去世了,现在家里还有一个80多岁的奶奶。王某某的姐姐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在景洪给人当保姆,有事才回家。大爹大妈家有3亩的茶叶地,5亩左右的甘蔗地,4亩旱地,粮食基本够一家人吃。全家人的生活主要靠农业来维持,孩子上学的零用钱只得靠大爹打零工来支撑。一年家庭的收入全部加起来也不超过2万元,但大爹和大妈却要供养3个孩子和一个老人。不久前,大妈不慎将手摔断,去勐海县城做了接骨手术,还上了钢板,等明年才能拆下来,家里的农活就靠大爹来做了。大爹说从前家里没有出事时,他从来没有做过一天农活,也不会做农活,夫妻俩也不在寨子里住,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现在他能抬得动甘蔗,也会帮妻子在地里干农活了。
  我们去的前几天,王某某开学了,她在勐康完小读小学3年级。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她长高了一点,皮肤还是黑黑的,但笑咪咪的样子很讨人喜欢。从大爹的口中,我们还得知,除了享受过民政部门的低保,这些年家里基本没有得到过其他方面的资助,而每到开学时,家里都得承担孩子们的一些辅助教材费,每天2元的零花钱。我们问大爹大妈,生活这么困难有没有想过找政府问问孤儿方面的政策?大爹说想是想过,也曾去找过政府,但到了门口,又觉得自己的兄弟不在人世了,作为大爹养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就不好意思去要什么照顾了。可是,他们多年来一直都比较困难,譬如,孩子的父母去世时,年幼的那个孩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大孩子当时已有10岁,明白一些事理了,父母的事情对她伤害最大。作为成年人的他们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都不知道应该用哪些更为合适的方法来抚养和帮助孩子。所以,他们所做的,所付出的都是真心的,可也不知道对孩子来说合适不合适。
  从王某某的大爹家出来,我们不禁为这个普通农民家庭的朴实、坚忍、宽容、大度深深地震撼,同时,也强烈地感觉村寨对特殊儿童,尤其是创伤性儿童心理服务的缺失和不足。我们非常期待前期调研能够催生一个又一个的行动和项目,能让更多儿童以及照顾者受益,同时也希望孩子们能够在这块朴实、干净、温暖的土地上如自然界的万物一样坚强、茁壮地成长。    

更多相关信息:
 >>    我们站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    陪伴就是这样的啦
 >>    孩子的快乐
 >>    培训中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