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弱势人群和不幸的遭遇者 能够找到一个专门的机构寻求帮助, 1997年3月,在西双版纳州司法局、州 妇联牵头及英国救助儿童会资助下, 正式成立了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 法律咨询服务中心。1999年,中心逐 渐向具有中立性、独立性、灵活性的 民间组织方向发展。成立了由司法、 妇联、教委、民政、公安、卫生等单 位组成的中心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 协调、支持中心的工作。
   前 言 2013/7/23
   生活,让人不行也得行 2013/7/23
   把侄儿当作儿子管教的姑妈与姑父 2013/7/23
   外公、外婆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2013/7/23
   一个不怕困难的拉祜族父亲 2013/7/23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法律动态 2013/8/23
   修改后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2013/2/7
   认识家庭暴力及其政策动态 2012/12/19
   勐海县勐阿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困 2012/12/19
   丈夫十二年不归家 妻子起诉离婚获 2012/9/14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社工空间 : 信息内容
     社工空间 >>更多
儿童伴我成长
作者:王 点   来源:西双版纳州妇女儿童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来中心工作已经两年多了,从刚出校园的青涩到现在的略有所悟,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人生的历练,一串记忆的脚印,一段刻骨的成长。
    工作过程中和什么年龄段的人都打过交道,其中对我来说,和儿童相处的机会最多,我工作的目标人群大多都是儿童,我喜欢他们,也许是因为我自己也还像个孩子吧。
    刚来中心时学习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起初是为了应付讲课,但后来发现,关于儿童的工作实在太丰富也太有意思了,我小时候怎么没有这样的机会知道作为儿童的权利呢?那些生存权、发展权、参与权、保护权竟然会在儿童身上也能有这么一番诠释,我不禁感到惋惜,惋惜自己在无知中就已经长大,惋惜自己已经脱离了儿童的队伍。不过,这种惋惜感马上就被无尽好奇和热情所占据,加上后来与很多不同地方、不同民族、不同年龄段的儿童接触后,更是对儿童这一领域感慨不已。
    水和鱼
    一进中心就仓促地一头撞进项目活动里,而其中就安排了我对项目点儿童关于儿童权利和艾滋病知识的培训。这些内容以前当学生的时候也有过一些粗略的了解,现在要我以老师的身份拿到台面上讲,我可算是个门外汉。所以,要让自己对得起“老师”这一称呼,我必须得硬着头皮走在前面。经过对参与式培训方法、《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毒品/艾滋病知识、防拐生活技能技巧的学习,以及对儿童心理解读、儿童游戏收集等等的高速充电,终于让我的第一次培训在不慌不乱中顺利完成。因为这一次的快乐互动,我爱上了和儿童打交道的感觉,随着和更多儿童更多的接触,我越发感到他们是我每次出门在外的亲密伙伴,至少可以这样说,在我的工作领域中,他们是水,我是鱼。
    曼迈记忆
    曼迈村是我工作里程的第一站,同时也是我留下痕迹最多的地方我几乎都觉得自己就是曼迈村的一员。在这里我得到了一点一滴的锤炼,一点一点地成长,我从村民们平和而踏实的生活中,特别是从纯朴、懂事过早就分担家事的孩子身上得到了许多、许多……
还记得那年的联谊会,多少感动、多少震撼、多少欢笑都被融入了亲情、友情和乡情之中。来自三个不同国家、身属三个不同国籍的人们,在面对本民族的生存和发展时,所投射出对同宗同族的认同感、责任感和使命感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动容。我很庆幸自己能够身临其境的感受这个中国布朗族历史上第一次“国际性会议”,看到亲人那久别之后的泪眼重逢,那初次认亲寻根的无限激动,还有那孩子们过节般兴奋的举手投足。“要是天天都这么高兴就好了!”一个在我旁边观看表演的小女孩这么说。
    还记得带武汉大学实习生进村体验的日子。站着拖拉机颠簸着进村,他们直呼“这比云霄飞车还惊险,回去连坐过山车也没感觉了。”在村里走动的这几天,三个大小伙子轮流在泥路上各摔了一跤。还有更有趣的事:武大实习生在同曼迈村的孩子们倡导坚持读书时,当讲到“上大学可以申请助学贷款”一段,那些孩子们根本不懂什么叫申请,什么叫贷款(我甚至怀疑他们到底听不听得懂这“京味汉语”),但他们仍旧津津有味地注视着“大学生哥哥”们的一举一动。一边是满头大汗、耐心流利的讲解,一边是似懂非懂、热情投入的倾听。看着这一幕我顿时觉得,不用去点破什么,这似懂非懂之间已经有了深深的交流和浓浓的情谊。
    还记得下雨天独自走7公里的山路出村,然后再站在蜿蜒的山林土路旁等车。踏着难以下脚的稀泥,留心着路旁草丛中的虫蛇,还得当心茶山上农户家的守山狗会不会已经悄悄地跟在你身后……渴了折一枝酸汲汲草嚼着,累了就原地站着喘口气,如果天色晚了就得赶紧走不要停,因为本来视力不好的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里会更加麻烦。这是出村的情况,如果是进村就完全不一样了,出村的时候是越走越疲惫越恐惧,进村的时候却是越走越精神越兴奋。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无论是乘拖拉机还是步行,还没到寨门就会看到一群小小的身影,他们是来接我的村小学老师和孩子们。每到这种时候,我除了受宠若惊外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在喧嚣俗气的城市里无法体味的情素灌满心底,那时候真有一种冲动——真想把一切能做到的都奉献给这里的孩子们。
    心之彼岸
    这是一个由勐海社区儿童自发组成的一个小团队,他们把它命名为“心之彼岸——Children Station”。这里的儿童较之曼迈村的儿童大有不同:曼迈的儿童腼腆羞涩,内在的热情中透着大山的质朴;勐海社区的儿童大方自信,外在的聪敏中透着张扬的个性。不仅如此,心之彼岸的孩子们积极、热心、执着的精神一直令我很佩服。他们自从参加了中心同救助会举办的一次论坛活动后,就一直在没有任何项目和经费支持的情况下,继续他们的各种活动,如排演防拐小品、向周围儿童宣传儿童权利及预防艾滋病知识、同伴间的交流帮助、组织绘画写稿等。
    现在“心之彼岸”里的骨干儿童已经发展到第二代了,他们一样延续着不变的热情,一样争取着力所能及地做一些“合格小公民”应做的事。这一切不但感动了我,也感动了关注儿童的一些人。
    他们的成长也是我的成长
    虽然在接触过的儿童眼里我算得上是他们的老师,但对我来说,他们才应该是我的老师,因为在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从最初的为了教他们知识技能,到为应对他们变幻莫测、异想天开的提问,我要掌握的知识不仅是一本书或几本书就能涵盖的。
    与孩子的接触中,我越来越觉得孩子的许多想法、孩子的美好情感世界、孩子的坚持与责任心、孩子对周边环境的关注,孩子作为一个公民的权利要求已经远远超过了成人对儿童的传统认知。在整个与孩子的互动中,正是孩子的发现、孩子的策划、孩子的积极参与、孩子无穷的创造力、孩子的体贴、孩子的坚韧给了我坚持到底,不怕困难的勇气。
    我要感谢所有的帮助过我的孩子,他们才是我的老师,因为是他们让我这个“大孩子”小树窜枝——又高了一截。 
 
更多相关信息:
 >>    我们站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    陪伴就是这样的啦
 >>    一个高中生的实习体验
 >>    实习生感悟点滴